被罚355万,多家医美企业违规造假

2021-10-27 admin 网络
浏览

  被罚355万,多家医美企业违规造假
  
  亿万市场的驱动下,如今的医美直播有多火热?
  
  一位红人带货主播这样说到:“2021年的红人主播们不是已经转型做医美直播,就是在转型医美直播的路上。”

  
  当越来越多网红主播站在“医美”的门前,或跃跃欲试或犹豫不决时,有关这个新风口的叫好声也诸见报端。
  
  医美网了解到,中国正规医美市场规模正在飞速攀升,从2016年的3088亿到2017年的3817亿,再到2018年的4953亿,每年增长率能够维持在20%至30%。
  
 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,这个看似火爆的风口,是如此的荆棘丛生。
  
  10月25日,市场监管总局的一则公告,将医美行业再次推上风口浪尖。
  
  公告显示,在长达9个月的严打活动中,办理涉及医美领域虚假宣传案件共71件,罚没金额达355万。所公布的典型案例中,直播售假、虚假宣传、刷单炒信等行为屡见不鲜。
  
  医美网发现,一家来自上海的医美机构通过编造用户评论进行虚假宣传。据报道,该公司于今年1月入驻“新氧App”平台,但公司账号中所发布的医美日记与好评,皆是由该公司员工虚假捏造。
  
  再例如,去年12月,一家位于北京的医美公司在快手上注册了账号进行直播,但经检查发现,为了方便自营产品的快速销售,主播在宣传带货时夸大功效,多次误导消费者。
  
  有一句话说:“当你在阳光下看见一只蟑螂时,说明阴暗处已经挤不下了。”
  
  亿万市场的催使下,“医美”逐渐成了直播间里的热门话题。
  
  就像一位已经转向医美直播平台的女主播所说:“敢于进入这个赛道吃螃蟹的主播,多半是因为其原带货类目已是血海,不想再当腰部主播或者长尾。他们一进来就会发现‘真香’,卖一套‘嗨体’或者‘热玛吉’,就顶以前上百件美妆服饰的销售额。”
  
  暴利背后从不缺敢于迎难而上的勇夫,但在尝到甜头后,谁又能保证自己手中的“货”不会出问题呢?
  
  在对于“何时上医美品类”这个问题,对变美颇有研究的李佳琦显得格外谨慎。他曾在直播间坦言:自己非常想入局该领域,但最终还是因为行业与法规还不明朗,不敢碰。
  
  “行业的‘水’很深,想要买直播间的医美项目,劝你三思而后行。”
  
  谈起这个话题,一位长期关注医美直播的消费者这样说到,由于行业的低门槛且大部分机构资质不齐全,种种问题导致医美行业成了事故频发的“重灾区”。
  
  万亿赛道上的“夺命陷阱”
  
  “因为颜值问题,你受过怎样的委屈?”、“长得好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”……
  
  一根根网线牵起的网络世界里,不断收割人们关注的“美丽”话题层出不穷,成千上万点赞的背后,不难看出一些藏在这个社会中的“容貌焦虑”。
  
  焦虑之下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渴望对身体更深层次的改造,例如清洁皮肤的小气泡、紧致淡斑的光子嫩肤、补水美白的水光针……
  
  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追求更好的容貌固然无可厚非,但在眼下层次不齐的市场环境中,花钱变美如同踏上一条黑暗的荆棘林,一脚踏错,便会掉入黑心商家的“夺命陷阱”。
  
  首先,是暗藏在网络世界中的大量虚假宣传与虚假广告。
  
  医美毕竟不同于其他产品,在下定决心之前,消费者会花大量时间做功课,希望能够遇到一个好医生或是好机构。
  
  但比起那些冷冰冰的专业术语与词汇定义,有时人们更愿意去看一些普通用户的真实分享。
  
  正如一位曾做过两次腿部抽脂手术的女生在采访时表示:“在她看来,如果想要为一项整容手术做功课,网络分享平台能最快获得真实信息。”
  
  但正是这些看起来无比真实的“医美分享贴”,只要花5元,都可以被轻而易举地人为制造出来。
  
  在如今的电商平台上,有关医美整形案例对比的素材包比比皆是,图片、视频随意挑选,甚至还有专门的话术大全。
  
  如果觉得流水线式的“分享”太过虚假,没关系,还有一个成熟的“代写代发”市场。
  
  “如果实打实请大V、腰部跟尾部KOL等不同影响力的博主去探店,总支出费用将直逼200万。”
  
  不愿承担巨大的宣传开销,但又想要借此吸引消费者,选择“代写”成了大多医美机构的选择。
  
  记者揭露,在这个市场上,由医美机构出价,中介牵线搭桥,写手接单,博主代发,套餐明码标价。一条假种草帖5元即可写成,而最熟练的写手仅需5分钟就能完成一篇。
  
  其次,还有太多藏在行业内的没有资质的“黑户”。
  
  中国的医美行业,一般有“五黑”,即黑机构、黑医生、黑场所、黑针剂、黑主播。
  
  没有合格的执照与认证,这些暗藏在行业之中的“黑户”远比人们想象的要多得多。
  
  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全国医美机构超过3万家,但其中真正拿到美容外科主任医师证书的医生不超过5000人。
  
  在此次严打行动所公布的案例中,一家名为“爱悦丽格医疗美容诊所”,在某平台APP宣传主页上标明,诊所旗下医生为原三甲医院医生,但实际上这名所谓的“医生”只是曾到中日友好医院进修,并没有合规执照。
  
  不少人认为,直播与短视频的兴起,有力地解决了在医美行业中存在已久的,买卖双方信息不对称的问题。
  
  比起以往有局限性的线下体验,知名医生的直播分享、数万条有关商品的真实评论,显然更能打消消费者的种种顾虑,降低获客成本。
  
  但对于行业的种种乱象,火爆的直播风口犹如一个直观的放大镜,让掏钱做医美如同菜市场买白菜一样便宜又方便。
  
  88元的细胞再生、8.8元的水氧活肤,甚至是1块钱的小气泡……
  
  一边是“美丽很重要”、“整容要趁早”的话术洗脑,一边是“医美白菜价”的噱头营销,由于对于行业认知不足,在多方忽悠中急忙做出选择的消费者不在少数。
  
  但在非正规医美机构占市场六成的环境中,谁又能为最终的结果负责呢?
  
  曾有公开报道称,每一年由黑医美导致的致残致死的人数约有10万人。
  
  面对种种情状,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忧心:“互联网自带快节奏风气,无论是主播的销售词、还是医生IP的形象美化,都为冲业绩而生:恨不得立刻让消费者见效,立刻就能有大量复购和盈利。”
  
  大潮褪去,谁在裸泳
  
  “是时候该好好整顿了!”
  
  除了备受煎熬的消费者,奋力发出呼吁的还有一些行业“正规军”。当追求暴利,摒弃良知成了业内的普遍心声,保持清白反倒成了一种罪过。
  
  报告指出,我国目前正规医美机构的市场规模约为878亿元,而黑市规模约为1367亿元。
  
  “行业有靠造假吃饭的,那就一定也有靠帮消费者‘打假’‘避坑’吃饭的内容。”
  
  从2020年的5亿直播规模发展至今,医美直播逐渐从边缘角落走向人们关注的舞台中央,正如业内人说,只想着靠坑蒙拐骗圈钱之人,是无法在行业内真正立足的。
  
  毕竟当昔日的大潮褪去,谁在裸泳一清二楚。